依仪伊忆

寻文

占tag抱歉,很久之前看过的一个系列文。
cp是宜嘉,伉俪,牵绊。背景是段,金和林分别是监狱里的三个大佬,朴和崔分别是段和林的助手的样子。嘉和斑进来了,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段好像不能见血,不爱说话。金有毒瘾还是什么,容易发狂,见到斑就好了,他俩似乎还有一段故事。
当时没看完,最近突然想起来了,怎么也找不到了。希望知道的鸟宝宝能帮帮我啊!真是想这篇文想到疯啊,茶不思饭不想的地步!求告知。

暗恋

小短篇来一发,诈尸期的补偿。

“JB,Mark,Jackson,珍荣,荣宰,bambam,有谦”听着粉丝们整齐的应援的喊声,JB回头看向跟粉丝同样兴奋的队友们,果不其然,看到了大哥和顶着黑色顺毛的他搂到了一起。额头相对,亲密……无间。是的,从来都是他们的二人世界,自己只是旁观者,没有人能插得进去。就算粉丝们的应援,也都把他们放在一起,明明自己才是和他同龄的人啊。为什么我和他之间总会多出来一个“Mark”呢?他是大哥应该排在最前面不是吗?JB看着相拥的两人失了神。

“屋里里兜hiong~”没有明天的bambam带着调笑的口吻接近队长大人,大胆的把手放在队长肩上开始搞事情。这句“里兜hiong”把他拖回了现实,我是队长,所以我得站在所有人前面;我是队长,所以我得承担责任;我是队长,所以我不能随心所欲的抱住他,告诉他,我……爱他。我甚至都不能阻止其他人和他的亲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自成一个世界。粉丝常说Mark在Jackson最失落的时候安慰他,Jackson在Mark最迷茫的时候鼓励他。他们俩相互扶持的走到了现在。可是她们不知道我也想在第一时间安慰他,鼓励他,保护他,但他不需要了。我的感情只会成为他的负累,会毁了他,甚至毁了整个team!更别说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JB低头苦笑,忽略了弟弟们对他下巴的diss,径自走向犹如喝了排骨汤般兴奋的段王。段哥哥抱住Jackson那一刻,粉丝们的尖叫就像要冲破屋顶响彻云霄。偏偏今天的段哥哥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想下一盘大棋了。刚抱着珍荣要亲,被拉开了,转眼又逮住了Jackson,扶着Jackson的后脑也做出要亲下去的动作。粉丝们幸福的脑补,难道今天就是正主公开的好日子?而队员们却也惊着了,Mark哥不会真的在公众场合控计不住自己了吧?

一直关注着这边的JB赶紧上前,拉开两人。一股说不出的愤怒紧张和急躁充斥在他胸中,又被脑中时刻谨记的队长的职责压抑着,竭力注意着表情管理。这复杂的情绪让他一时忘记了控制力度,拉开两人也拽疼了Jackson。他在JB身上轻拍了两下以示责怪,却也没真的放在心上,精致的脸上还有未散去的惊恐,着实被Mark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JB看着乖乖依偎在自己怀中的人,一瞬间想要责备的话想要发泄的怒吼就像被扎破了的气球,咻的一下全散去了。

罢了罢了,只要自己还能陪在他身边,只要他还能偶尔这样依靠着自己,出于什么样的感情又有什么关系。先爱上的总会多付出一些,为了他,还有什么忍不了的呢。哪怕他任何事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自己,但我总在他身边,那他早晚都会想到我的吧。我可是他最好的……里兜hiong啊!

吃货的战争10

        可怜我们的JB西还在苦苦等候着珍荣的到来。在喝了三瓶草莓奶,跑了五趟厕所后,JB大人怒了,好你个朴珍荣,放我鸽子,你可真够厉害的啊!看我怎么收拾你!林在范恨恨地走出烤肉餐厅,向公司走去,臭小子,你最好不要让我抓住,否则我一定要你好看!😡

        而公司这边,bambam他们却和乐融融地吃着零食聊着天,还约定一会儿去唱k。朴先森在这欢乐的氛围下把在范哥忘的一干二净,更别提通知他,自己临时有事取消见面了。一群人收拾好练习室的垃圾,勾肩搭背浩浩荡荡的向附近的ktv走去。

        刚走到门口,有谦打开大门就看到在范前辈怒气冲冲地走向他们,一双瞪大的双眼下是紧抿的嘴,下巴突出,本来就是太平洋宽肩的他此时更是威风凛凛,霸气四溢。吓得有谦条件反射似的赶紧关上大门,向后面仍在打闹的众人吼道:“在范前辈来了。”一句话,让猴崽子们立即正色了起来,整理仪容,准备行礼。这一幕看傻了王嘉尔,他好笑地拍拍离得最近的荣宰的肩膀:“怎么了,你们一个个的,就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那个什么前辈有那么可怕吗?”“Jackon哥,你不知道,据说在范前辈以前是练习生的时候就是我们公司的扛把子,可凶了。”荣宰摸着胸口做出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小声回道。

        王嘉尔刚想说那倒要见识一下,朴珍荣插话道“荣宰,别瞎说。Jackson你们稍微等我下,我去和他说几句话。”边说边推开傻站在那还拉着门不给人开的有谦“别挡路!好好和前辈说话!”有谦立刻像弹簧一样弹开了,窜到了bambam身边。

       朴珍荣看着对方那怒火中烧的样子,心知这次摊上大事儿了。不仅放了在范哥的鸽子,还被他堵在了门口,而且金有谦个大傻子看到他了还把他关在门外,虽说孩子们是被他平素的作风给吓得,可他不一定能理解啊。看来此番不能善了啊,我得想个法子先把他应付过去!朴先森心中百转千回手上动作却也一点不慢,“恭敬”地打开门将人迎了进来,脸上挂上了温雅礼貌又不失歉意的微笑。“在范哥,真是对不起,临时有点事,忘跟你说了。”声音低沉婉转,不难听出主人的愧疚与抱歉。

       林在范刚一进门,就听到这么一句,火就稍微消了点儿,再加上一众后辈们齐刷刷的弯腰行礼“在范前辈好”,也不能发火吓到孩子们,人前还是给珍荣留点儿面子吧。何况,找小王子的事儿还得靠他呢。想通了这些,林在范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的说“咳!什么事这么忙,都不能跟我打个电话吗?”

        王嘉尔看着走进来的这个人有些眼熟,弟弟们好像都很怕他的样子,看他质问珍荣,立刻上前解围。“不好意思,珍荣本来是要出门了,被我拽了回去,又被我拉着聊天所以没有给你电话。真是抱歉,因为我刚来这里什么都不熟,珍荣人很好帮我带路,又和我弟弟同队所以我硬留他吃了点零食聊了会儿,以表感谢。误了和您的约,是我的错。”

        林在范听到了一个美妙的声音,越听越熟悉,就像是小王子那性感又沙哑的小烟嗓萦绕耳边。他根本没听见他说了什么,他此时只想看看这个声音的主人,会是他吗?激动地转身,刚耷拉下来的眼皮瞬间撑了上去,目光炯炯地锁定那人!是他,真的是他!一股狂喜从脚底板升了上来直冲头顶带起来一阵酥麻,他甚至想跳一段b—boy庆祝!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其他人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可一直关注着他的朴珍荣却将他突变的神情,颤抖的手指尽收眼底。“在范哥这是怎么了?”再看他盯着Jackson的眼神,朴珍荣觉得自己应该是抓住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眼神变了又变,最终恢复平静。

        王嘉尔说完一大段解释道歉的话,却见眼前这人突然转身直勾勾的盯着他,也不说话。就像是一只大狗狗终于找到了满意的骨头,必须守着生怕丢了。真奇怪!呸呸呸!什么大狗狗,骨头啊,我怎么把自己给绕进去了!“这位先生,先生?”他们一堆人挡在演艺公司门口,实在有些咋眼,王嘉尔不得不开口提醒这位“狗狗先生”“我们出去说话吧,在这儿也不方便。”

        “啊?啊!哦!我叫林在范,我们见过的。上次的慈善晚会你还给了我一块蛋糕,你不记得了吗?”林在范急忙回神说道上次的事情,眼神又期待又害怕地继续盯着王嘉尔,神色紧张又带着少女般的羞涩。这下大家都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看着中间的两人。胆小的荣宰甚至被反常的前辈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是此时的朴珍荣顾不上安慰弟弟们,Mark一向沉默寡言也不打算开口,林在范沉浸在小王子貌似忘记了他的悲伤还不忘多看两眼美颜根本不想理会其他人,王嘉尔觉得事情的走向越来越奇怪了,一时之间也不敢开口说话。于是众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现充一个月,雅罗本,一个月后江湖再见!(我保证,吃货的战争不会坑掉的。😃)

看完第十一期明偵的感想

明星大偵探的收官之作竟然沒有我嘎,不開森!😠不過看預告,白鬼cp官方發糖也是沒誰了。小白大喊“我有鬼鬼了!”真是撒的一手好狗糧!😂老狐狸黃老師也來了,看樣子是大片儿啊!誒!這麼快就要完結了!明偵真的蠻精彩的。好捨不得啊,嘎嘎都沒上幾期,不過,期期表現出彩!特別是我最愛的酒少爺,古裝簡直顏值爆表!還好嘎嘎的拜冰三要上線了,又有可追的綜藝了。

吃货的战争(再遇 下)

我本以為這篇早就放出來了,誰知道今天一看,啥都沒有。罪過罪過。是老身想太多!今天愚人節啊,趕巧了。😂

王嘉尔拎着沉重的零食大礼包艰难的走向JYPE公司门口,小身板儿被压的东倒西歪,要不是为了亲爱的弟弟,我才不受这罪呢!他愤恨的想着,一不留神撞入一人怀中。我最近怎么总撞到别人怀里啊?!是我太矮了吗?小王同学想到这个可能性,水灵的大眼顿时睁得更大了,怒目而视。(他以为摆出了很厉害的神情,其实在别人眼里就是虚张声势,像个大狗狗。啊哈哈哈哈)

朴珍荣收拾了一番准备去见在范哥,却在公司门口跟别人碰到了一起。珍荣不是很喜欢与人肢体接触,立刻闪开。其实也说不上谁对谁错,两人都行色匆匆,没顾上看路。珍荣也没打算计较什么,准备道个歉就离开,“对不起啊,撞到你了,有受伤吗?”看他拎了这么多东西,应该是公司工作人员吧。珍荣想,应该不会胡搅蛮缠的。谁知对方抬起头,摆出一副严肃认真好像要教育人的样子,可精致的面孔上充满灵气的大眼扑闪着,丝毫没有威信可言呢。反而像个稚童在撒娇,可爱极了。噫?这真的是工作人员吗?不会是新晋艺人吧?长的真好看。

“你撞疼我了。”王嘉尔用高亢的声音指责着,其实只是说了个陈述句,带着对身高的不甘与虚势。看对方文雅的样子应该挺好欺负,王嘉尔大眼一转,有了坏主意。“我拎不了这么重的东西了,你帮我拎进去吧。”嘻嘻,这下我不就解放了。他算盘打得倒好,可珍荣是谁啊,搞事情的鼻祖!谁能算计过他呀!打这男孩儿眼睛轱辘轱辘转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坏心思呢。只不过是看他小机灵鬼的样子挺好玩的,所以打算配合一下。“好哇,你去几楼?”珍荣一边问着,一边接过他右手的大袋子向前走去。嗬,还真沉,余光一扫,全是吃的喝的,这不会是他一个人的吧,真是个小吃货。

王嘉尔没想到这个小帅哥这么好说话,被拿走手上的重物还愣了一下,随后才跟上。“三楼,没看出来你挺上道的嘛。我叫王嘉尔,你可以叫我嘉嘉,你呢?”一旦确认对方是个好人,腾出来的手立刻自来熟的搭到人家肩上,亲热的问。朴珍荣看看自己肩上的手,好像也没那么难以忍受,就随他了。(我:珍荣啊,说好的生人勿近,不接受肢体接触的人设呢? 小朴:你也说了是生人,嘉嘉怎么算是生人呢? 我绝倒!)“朴珍荣,你是艺人还是工作人员啊?”

“都不是,我是来看我弟弟的。或许你认识,他叫bambam。”王嘉尔得意的摇摇头,随即想到了什么“珍荣啊,刚刚不好意思啊。是我没看路。”貌似大方的道了歉,红透的耳朵却泄露了秘密。朴珍荣想原来这就是bambam的哥哥啊,看他这副可爱模样,想憋笑却没忍住,笑出了小褶子,可惜低头害羞的王嘉尔没看见。“没关系,我也太着急了。我确实认识bambam,不仅认识还很熟悉。我们是一个team。”朴珍荣轻咳一下,清了清嗓子,故作正经的说。

“啊,你是不是有事要忙。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帮我拎东西的。你是bam的队友?那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王嘉尔假装豪迈的插科打诨,拍拍人家的肩膀,内心其实愧疚死了。这可怎么办,给bam的队友留下了坏印象吧?还打扰人家的事了还算计人家,真是!笨死了!“要不,你先忙你先忙,我自己拎进去。”赶紧把他打发走,太尴尬了。

朴珍荣岂会看不出他的小心思,这个男孩儿真是有意思极了。看来,和在范哥要改天再约了,这么好玩儿的孩子还真是很久没见了。“没事,我就是去吃个饭。”朴珍荣决定逗逗他“到了,我们去找bambam吧,对于你的到来他可是期待了很久。我们队里的成员们也等着呢。”一听到这,王嘉尔差点儿扭头就跑,干嘛搞得这么隆重啊,好害羞。可是看着前面等他的珍荣,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王嘉尔带着视死如归的气势跟着珍荣走进练习室。

四个大男孩儿正在练舞,整齐有力的刀群舞看起来又帅又man,王嘉尔好奇地张望着,一眼就发现了他爱撒娇的弟弟和一个大个子在前面,跳起舞来配合默契,紧跟着的是美貌闪闪发光的Mark和一个看起来很乖的男孩子。王嘉尔没有打断他们,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朴珍荣也放下大兜小兜的东西,随着他坐了下来。

早在他们刚一进来时,Mark就发现了。只是还在练习中,就没有过去打招呼。bambam说的果然不假,他真的来了。压下兴奋的心情,Mark继续跳着,想给他展示一番,于是在最后来了个空翻。果然,听到了他的惊呼。“嘿,Mark!SO   cool!”Mark听了更兴奋,一个跟头翻到了他面前,一把抱住“Jackson,好久不见!”其余人也都跑了过来,bambam剥开挂在他哥身上的Mark就投入他哥的怀抱,好在他够瘦骨架小,他哥刚好能把他环抱住。

“哥,你终于回来了!我想死你了!”bambam把头埋进他哥的肩上略带哭腔的说着思念的话,王嘉尔安抚的拍拍弟弟的后背。“好了,我不是回来了吗,以后不会出去那么久了。你都这么大了还哭鼻子,丢不丢人啊?快别哭了,给我介绍一下你的队友们。”王嘉尔半调笑半安慰的扯开话题,他可不想被这个弟弟念叨半天。

“我才没有哭呢!”bambam抬起头趾高气扬的反驳,顺手还拍了他哥的肩膀一下,可他泛红的眼角说明了一切。王嘉尔无奈的揉揉这个弟弟的头,宠溺的笑着看向他。“好,你没哭是我看错了。”金有谦和崔荣宰站在一边呆愣着看着这一系列的变故。先是Mark哥跟静脉注射了排骨汤一样的兴奋动作,扯着他的破锣嗓喊了句“Jackson”,然后是平时总说自己是总攻很少哭的bambam竟然哭了还撒娇!?这个世界玄幻了吗?!😱

珍荣绕到两个傻掉的弟弟后面,一人头上给了一个巴掌,“那是bambam的哥哥,快去打招呼。”“啊,哦!”两人走上前,bambam依旧抱着他哥指着刚刚和他配合动作的大高个说“这是有谦米,比我小,队里的忙内虽然看着像大哥,他舞跳的特别好。”又指了指那个黑发顺毛少年说“那是荣宰哥,比哥小,我们的蜜嗓主唱。Mark哥就不用介绍了吧,你比我还熟。带你进来的是珍荣哥,跟你同岁的。话说,珍荣哥,你不是要去见在范哥吗?怎么又回来了,你俩儿怎么一起来了?”“我们在门口遇到的,就带他进来了。在范哥那不着急,我们可以改天约。”看着失控的Mark和bambam,珍荣掐指一算,觉得有大事要发生。抱着有这么热闹的场面不看是傻子的想法,朴珍荣毫不犹豫的把林在范抛到了脑后。

一番热闹的互相介绍后,大家围着王嘉尔带来的零食做成一个圈。王嘉尔的左边是bambam,右边依次是Mark,珍荣,荣宰,有谦。大家开始了零食party,有活泼的bambam在,永远不会冷场。再加上王嘉尔的妙语连珠,大家都很快的热络了起来。就连沉默的Mark都被逗得笑倒在地板上,荣宰笑的声音震得珍荣耳朵疼,这货还丝毫不觉,隔了两个人都要去拍王嘉尔。有谦更是笑出了乌鸦声,亮晶晶的眸子直直的盯着王嘉尔。真是神奇,明明和他才认识不到两个小时,怎么都这么热情了?亲热的好像相交多年的好友,这对他们组合的人际交往而言是很罕见的。朴珍荣眯着褶子眼,看着这一幕有些困惑。但随即又被王嘉尔抱住左摇右晃,想不起其他。





吃货的战争(再遇 中)

嘉嘉王子的生日賀文,happy  Birthday ,我愛的你!願你百歲無憂,願你夢想成真,願你被這個世界溫柔以待!💝💝💝

林在范在网上检索了一番,却只找到了一些官方信息,看来王家人很低调啊。对隐私保护的这么好,我该怎么接近嘉嘉呢?想了一会儿没有头绪,他决定去找珍荣碰碰运气。这货一肚子坏水,说不定有什么好主意。

说起林在范和珍荣,那算是不打不相识啊!那会儿林在范早已出道,朴珍荣虽还是练习生但也经常拍些广告,算是小有名气。两人一起参加了一档综艺节目,JB出道以来的设定一直是冷酷性感,所以并不多说。朴珍荣倒是笑脸相对,温文尔雅的样子,实则在打太极拳,总能把问题绕开,看似说了很多却什么重要信息都没有透露。这倒让林在范有些诧异,新人能做到如此实在不容易。这二人让那个以八卦著称挖艺人隐私从不手软的主持人有些火大,于是便要求二人展示舞蹈,说是展示又弄成了PK形式,以求收视率。

林在范知道再不配合恐怕很难善了,对方在圈子里也是有一点儿影响力的。朴珍荣又是新人,不能得罪这种前辈。于是递给他一个眼神,怕他没明白,又绕到他身后提醒道“咱俩跳夸张点儿给她个收视亮点,不然不好收场。”“我知道了,前辈。”朴珍荣认真的点点头,刚刚还在想怎么应对呢,跳好了怕会被说是挑衅前辈,不好好跳回头经纪人又该说教了。没想到这人还算聪明,这么快就想到了解决办法。这样既有爆点又不伤和气。朴珍荣捂住嘴笑出小褶子掩住眼里的狡猾。

随后俩人便献上了一曲螳螂舞,舞步夸张动作搞笑,结尾还来了个华丽的cross,逗得主持人和观众捧腹大笑,总算把节目有惊无险的录完了。这一小段尬舞还在热搜榜上呆了几天,委实为两人带来不少人气,也提高了节目收视率。这都是后话,林在范录完节目却是吃惊不已,这人虽说是新人但处理事情老成持重,而且和他竟然这么默契!这临时尬舞动作都是随机想出来的,当时就想怎么夸张怎么来,没想到他能接住梗甚至在最后配合他。而且虽说是尬舞,也能看出他实力不错。两人又在一家公司,林在范起了结交之心,朴珍荣也觉得这个前辈不像平时看到的那般不近人情,两人一拍即合。一起吃了顿饭,便称兄道弟了。不过,虽然以亲故相处,林在范在兄与弟之间的界限却把控的很严,要求朴珍荣必须叫他哥。朴珍荣无语的翻个白眼儿,有你求我的时候!

想到做到,林在范给朴珍荣打了个电话。
“珍荣啊,在哪儿呢?哥有点儿事想跟你说。”“在范哥,你不会又想和我谈人生吧?这都这周第三次了,而且你每次絮叨都聊不到重点好吗?还有完没完了?!”朴珍荣有些抗拒“bambam说他哥下午过来看他,想给我们介绍一下。我去不了。”“呀!我是你哥啊!他哥重要还是你哥重要?!”林在范中气十足的反驳道“而且我是真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赶紧出来!”“人家哥哥会给买吃的喝的呢。”“你出来,哥给你买!”“真的?我要美式咖啡和韩牛!”“好,你快点儿。我在咱们常去的那家高赛文烤肉店等你。”林在范心气不顺的答应下来,这个腹黑男,每次都坑他!“马上就到。”朴珍荣带着一脸搞事成功的微笑志得意满的挂断电话,向bambam走去。

“bambam啊,在范哥找我有点事,我可能没法和你哥见面了。代我向他问好。”珍荣略带遗憾的说,听说bambam的哥哥很帅呢,又很大方,不知道会给我们带什么礼物。不过坑在范哥也很有成就感啦。bambam想起上午刚见到的那张不苟言笑的冰块脸,不禁打了个寒颤“林前辈啊,那你快去吧。应该有重要的事情,没事儿,我哥回国发展了,以后会常来的,你们肯定能见到。你一定会喜欢他的。”那张冰块脸,估计只有珍荣哥这么好脾气的人能忍的了吧,可能除了珍荣哥都没什么朋友,真可怜。还是让珍荣哥先去陪他好了。

珍荣看着bambam的样子,露出了慈母般的笑。他当然知道bambam在想些什么,在范哥平时总端着谱,一副人畜勿近的样子。队里除了我和他关系亲近以外,Mark哥因为比他大,他也尊敬着。几个弟弟竟都怕着他,平时见了能躲就躲。哈哈,明明是时代的母亲,善良心软到不行,偏偏装的跟混社会的大佬似的,切!珍荣想,迟早把他的真面目曝出来,也得和其他人亲近亲近多交些朋友。省得一天到晚找我聊人生。

这边王嘉尔接到亲爱的弟弟的电话正开心呢,结果弟弟一通撒娇抱怨加诉苦,把他心疼的不行,赶紧答应了去看他。而且Mark竟然也在,LA一别也有两年未见了,说什么他也想不到当年的果断马会去当艺人,必须去看看。急匆匆跑出了公司,秘书在后面大喊“王总,您下午还有个会。”“让我哥开去,告诉他我去找bam了。”王嘉尔头也不回的说道,笑话,好容易有借口能从那些工作中脱身,傻子才回去呢。话说,也不能空手去拜访人家,而且弟弟说被公司要求减肥吃不好。开玩笑,我弟弟那完美身材用减肥?!开着车去超市,因为不知道弟弟的成员们爱吃什么,索性买了一堆零食和饮料,又买了一堆水果,才双手满满的去看弟弟了。



珍榮的美顏不拍廣告岂不可惜?這一章我嘎出場較少,主要是想先把各個成員關係介紹清楚。後面範二情節會慢慢增多的(我的拖延症沒救了),也會變的甜甜的!😄

吃货的战争(再遇 上)

給自己的生日賀文,我和嘉嘉的生日只差了一年零一天啊!這就是緣分啊!開心!這個坑好久沒更了,不知道還有人看嗎?不管了,給吃貨的禮物!還有,我王老師,段天仙上線了!

距离上次的慈善晚会已经两个星期了,也就是说我们林在范先生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再见到他的Jackson了!心中甚是想念啊,奈何活动行程太多,压得他走不开,也没有功夫去打听消息。这不,刚有一天休息时间,他立刻叫来经纪人旁敲侧击。

“哥,上次我去开场的那个慈善晚会是哪家企业举办的?规模挺大呢。”
“这你都不知道,王氏集团啊!旗下有房地产,酒店餐饮,服装,教育传媒,运动等多种产业,上次你去的可是实打实的豪门盛宴啊!说起来,这王氏集团是真厉害,估计得有几千亿的资产了吧……”经纪人两眼放光,仿佛那些钱会飞到他口袋里似的滔滔不绝。
“等会儿,那他们那么大的家业都谁来管理啊?”林在范还记得小王子貌似是王氏的小少爷,就是不知道具体情况了。Jackson这个名字之外应该还有中文名吧,不知道哥知不知道他的消息。
“之前是由董事长王锐基管理,现在董事长退休了。好像交给了他的两个儿子,大儿子管理大部分产业,发展的特别好,青年才俊啊!小儿子好像刚回国没多久,接手了运动产品方面,似乎也打理的不错。诶!一门豪杰啊!”
“那他两个儿子叫什么啊?”林在范有些着急,这哥怎么光顾着感慨了,半天说不到点上!
“大儿子叫王昀颉,小儿子好像叫王……王嘉尔!对,王嘉尔。你问这个干嘛?”经纪人疑惑的看向他。

王嘉尔,嘉尔,真好听的名字,和自己很配呢。而且他英文名叫Jackson,我叫JB,双J啊!果然是天赐的缘分!林在范陷入甜蜜的妄想,丝毫没有在意经纪人说了些什么,走出他的办公室。公司细长的过道尽头,有一人在打电话,声音娇憨打断了他的思路。林在范走近一看,原来是师弟团的bambam,嘟着嘴冲电话里的人撒娇。

“哥,你回国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是不是把你弟给忘了?!”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我不管,反正你下午得来我公司看我,否则我就把你从小到大所有丑照全曝出去!”bambam恶狠狠的威胁着,可嘴角的笑意却不容忽视。他似乎太沉浸于电话了,自己走近了都没发现。不过,在这儿听人打电话不好吧。林在范犹豫了下,准备从另一边回去。却被刚好转身的bambam看见,bambam连忙捂住听筒,弯腰打招呼“前辈好。”“啊,哦。你好。”林在范多少有些被逮住的小尴尬,摆摆手让他起来,继续向前走去。

确认前辈走了,bambam才继续打电话“而且Mark哥也在啊,你不想见见吗?我的团员们都可有意思了,我想介绍你认识一下。”这人是谁呢?能让bambam撒娇可不容易,和Mark也认识?算了,这又不关我的事,管那么多干嘛,还不如去找我的嘉嘉呢!林在范觉得自己越来越八卦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不深究差点儿让他和王嘉尔失之交臂。没错,和bambam通话的就是我们的王子大人——Jackson。王嘉尔和bambam是表兄弟,两人臭味相投又都是小孩儿心性,自幼关系亲近。二人时常顶着一副天使面孔做尽小恶魔的恶作剧,偏偏眨着无辜的眼看向你,让你不忍苛责。有时王家大哥还吃醋说嘉嘉眼里只有bam这个弟弟,没有他这个大哥,还总让他背锅。可见二人间的亲昵。

自从王嘉尔出国读书,两人已许久未见。bambam一听说他哥回来了就想着一定会先来看他的吧,谁知道他这个好哥哥不但没有找他反而去参加了个什么鬼晚会。这可惹恼了我们的王老师,这不,逮着个机会就开讲了。直把他哥说得个天花乱坠脑袋发麻,连连答应下午来看他。这才把电话挂掉,算放你一马。bambam心想,不过到底是个孩子,想到念了许久的哥哥终于回来了就忍不住的开心,想要炫耀一下。

bambam抓着手机就往练习室跑去,得告诉大家,我哥要来了!到时候有人撑腰,我一定要好好玩一把!没有明天的文王老师又要搞事了!

嘉嘉大哥不知道叫什麼名字,就編了一個,勿怪勿怪。很快,wuil基就全員上線啦!嗚哈哈哈哈,終於大團圆!

太阳的后宫(下)

斑斑強勢腹黑的愛情很帶感啊!有爾甜過初戀,奶謙也是有小心機的!

斑嘉

这一次的got7ing拍摄是要拍摄节目开头口播,成员们一个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以自己的style拍完了。轮到自己的时候,jackson哥又cue他说bam来个可爱的。他不想做,又不忍负了哥哥好意,只好做了个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可爱表情。果然众人都打趣起来,七聊八闹的好不容易绕过这个装可爱的话题,赶紧拍摄完了下班。

回去的路上,jackson哥还抱怨“bam为什么要做那种表情啊,一点儿都不可爱。明明很会做嘛,小时候多可爱!”bambam苦笑着说“我已经20岁了,man!不会装可爱了!我喜欢强悍的男人style。”jackson企图回顾弟弟可爱表情的如意算盘又打空了,成年后的弟弟都上天了,不像以前那么好糊弄了。jackson不满意的找他的朴狗玩闹去了。

bambam看向前方很快又开心起来的哥,低下头垂了眼思绪纷飞。他知道jackson是真心把他当弟弟疼爱,所以总想逗他。粉丝们总说自己是在jackson哥腿上长大的,确实如此。jackson与他同为外国人,没有韩国人那些哥哥弟弟前辈后辈的等级意识,又心疼他小小年纪就丧父离家做练习生。总是把他抱在腿上宠着哄着,在别人面前也总是护着他,事事以他为先。那时自己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着jackson吧,只觉得这世上再没有比这哥更好的人了。现在想想,那颗爱恋的心就是那时开始的吧。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他们一起出道,初期他们组合的反响并不好。此时jackson的喜剧天分开始被人发现,越来越多的节目邀请他,他也为了宣传组合开始单独跑活动,和他们呆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本来他还有些抱怨,像小孩子被抢了心爱的玩具般的赌气。直到他们一起去参演了哥哥固定出演的那个节目,他才明白在他们看不到的时候jackson自己是多么努力,多么辛苦。包括那个出演机会也是jackson千求万求求来的,为了让还是新人组合的成员们多在观众面前露露脸。

bambam此时才明白自己有多孩子气多不懂事。他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对其他人都得体有礼,唯独对jackson哥赌气不满。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他太依赖jackson哥了,他把他当做自己最信任的人,当做自己放肆任性他也会包容的港湾了。最亲近的人反而更肆无忌惮,他,似乎是爱上jackson了!他明明是个敏感成熟,思虑颇多的人,可面对jackson总会变成天真可爱的样子,因为他喜欢这样的自己啊!明明自己已经比那人高了,他还是喜欢把自己抱在腿上,好似自己还是个孩子。这只是对弟弟的疼宠,和自己想要的爱情相距甚远!他决定改变,马上就要成年了,就当是成人之后改变风格吧,不要撒娇,不要装可爱,我是个成熟强悍的男人!我也可以照顾保护jackson哥的,我也可以成为哥的依靠!

从那之后,jackson在想看看bambam撒娇可爱表情简直比登天还难,也不在坐他腿上了。他还在奇怪,自己抱大的孩子什么时候一夜长大了,开始装大人虚势了,又有些心酸自家孩子开始疏远自己了啊。然而不知何时起,这个孩子热衷于抱他了。从开始的不习惯到后来坐弟弟腿上也心安理得,也没用多久。毕竟是自己带大的小孩儿,还是亲近的。之前的反常他只当是自己久不在家没有给予弟弟足够的关注,没有发现他的成长,更加愧疚,想要弥补自家弟弟却无从下手。这个弟弟他是越来越不懂了,好在,两人感情依旧很好,bam主动亲近他的次数越来越多。

jackson不知道的是他心里的孩子早已暴风成长为一个有想法的男人了!这个野心勃勃的男人一边计划着让jackson接受他的成长他不动声色的攻占,一边用两人特殊的感情隔绝着其他人对他哥的亲近。bambam心想,jackson哥最宠我,他迟早也会最爱我,只是时间问题。

我因爱你而成长,因爱你而强势,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有尔

有谦一直被粉丝叫做“向嘎葵”,总是附和着哥哥做出反应,夸奖称赞一个不落,成员们欺负了他的杰森哥,上天忙内保准打回去。以前不懂得表情管理的金菠萝总是毫不掩饰对杰森哥的喜欢,眼神追随还偷吻哥哥头发。哥哥抱了女粉丝,有谦米立刻蹦蹦跳跳的跑向哥哥用小奶音撒娇要抱抱。哥哥也满足了迪迪的这个愿望,一把抱起巨型忙内,抬头看他笑得宠溺。有谦如愿以偿,被放下后还笑得像个一米八的孩子!

可是他的杰森哥从来都不是他一个人的,他有陪他走过艰难岁月的mark哥,有无限宠溺他的队长哥,有94亲故puppy  line朴狗,有黄金双打荣宰哥,还有一手带大的长在哥哥腿上的bambam,自己算什么呢?好像一直都是自己单方面的表达喜欢,杰森哥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呢?有谦决定好好观察下。

这天杰森哥在待机室直播时,明明自己和荣宰都在,杰森哥偏偏只叫了bambam。“bam,come  here。”性感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和男人味,有谦想,哥什么时候才会这么叫我呢?一会儿应该会叫我的吧。然而bambam走过去就坐在旁边和他哥聊了起来,还坐的那么近。杰森哥还没有叫他,有谦坐不住了,主动走过去插话。好在哥哥并没有计较,还主动cue他说英文,问他这次编舞哪个部分最特别。

有谦趁机表白“哥的part”,杰森哥没听清又问了一次,有谦看着他认真的说“哥的部分最特别!”“啊!”jackson眯起眼张大了嘴巴,做出一副感动的样子。有谦开心的跟他哥击了个掌,他就知道哥哥肯定会感动的,顺便瞥了一眼旁边的好亲故bambam,投去个得意的眼神。在争宠的道路上,无我之谦是认真的!

然而有谦并不是一直这么勇往直前的,一旦他哥给了回应,上天的他会立刻害羞,变成曾经的纯洁结晶体。比如录周偶时,当在范哥说出要求时,他虽然面上好像很勉强但其实又想蹦上天,当即决定以后一定要对哥哥们好一点。可他又怕杰森哥不愿意,装作不经意的看向身边的人,好在他哥没有露出什么嫌弃的表情。在众人的起哄下,他俩终究是完成了任务。杰森哥还一直叫自己看向他,这怎么好意思,谦米脸红耳赤的坚持着,看着哥哥认真的样子又忍不住笑到睁不开眼,没想到结束的时候杰森哥竟然随机加了个亲吻的动作。有谦捂住被亲过的两颊,红透的脸再次滚烫了起来。回忆哥哥刚刚的举动,柔软的唇贴近自己,仿佛羽毛划过般轻盈,又让人欲罢不能,不敢再想下去,害羞的有谦笑得像个少女。

有时候有谦也会想,为什么会这么喜欢那个哥。明明喜欢捉弄自己,对每个人都那么好,原本以为自己是特殊的却发现似乎每个人都得到过他的爱,那为什么偏偏是这哥呢?大概是他为了自己出头抵抗队长的时候吧,虽然是隐摄的玩笑,但自己当时真的很心动。大概是他拖着病体参与排练,努力宣传团队的时候吧。那样的他看起来让人既心疼又佩服,于是自己才能更努力,怕辜负他。大概是他反复鼓励自己舞跳的最好,应该自信点的时候吧,甚至总是提议让他站最重要的位置。于是自己才更自信,更有热情的展示自己。

这样的杰森哥怎能不爱,那么努力那么温暖,那么善良那么可爱!就算学会了表情管理,在那个哥面前也会土崩瓦解的我,要一直一直做个“向嘎葵”,向着我的小太阳微笑。

我喜欢你,像鲸沉于海底海底温柔呼吸,痴极嗔极,永世不移。

拖延症加話嘮的我終於寫完了這一系列,文筆不佳請勿深究。我们嘉真的要照顧好自己啊!等你回來!給所有看文的小仙女比心心,支持屋裡基新專,打榜輪油管不要停啊!😘

太阳的后宫(中)


暗戀是最好的啞劇,說出來就很可能變成悲劇。所以,珍荣啊,小七啊,我是愛你們的!我不是後媽啊!

猪尔

朴珍荣在暖黄色的灯光下看着一本书,讲述了一个男人在兄弟和女人中间矛盾抉择最终选择了爱情,却惨遭背叛还是兄弟救了他的故事。朴珍荣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笑,真是愚蠢的人啊!怎么会有这么笨蛋的故事呢?像我这样的聪明人就绝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两难的境地,也不会有那样的结局,因为我的爱情归于我的兄弟!

想到这儿,朴珍荣不禁苦笑了下。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那无望的不能说出口的爱情有多苦涩,也明白一旦将它摆在阳光下,那将引起多大的反响和震动!没有结果的单恋嗬!他甚至能想象到那人瞪大了双眼,局促不安的叫着他“金庸啊,我……对不起。”他一定会很愧疚,他总是这样,生怕伤害了别人,就总是把“对不起”挂在嘴边。可是他又做错了什么呢?只不过是不喜欢自己罢了。不,他也是喜欢的。之前在外面拍戏的时候他还会特意打电话来告诉自己“金庸啊,撒浪嘿!”,一直鼓励自己好好演戏一定会红的,在他口中自己也变成了会发光的星。其实他才是小太阳啊,总是那么温暖,能量满满,安慰人心鼓励夸奖的事做了不少。撩人而不自知,害的自己怪心动的!只是这种喜欢和自己的爱情不是一回事儿啊!正是因为清楚的知道这差距,所以才一直不敢表白,又舍不得将他推开。

作为队内他唯一的亲故,自己无疑成了他最好的玩闹对象和倾听者。他会诉说他的困惑他的烦恼他的压力。他是一个敏感的孩子,不管那些网友的留言有多么荒谬,他都会认真对待,尤其是恶评。这也使他变的小心翼翼,不再那么活泼,不再那么肆意。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可每当他要夸奖他或者劝慰他不必把那些胡说的话放在心上时,他却总以为自己是在安慰他说的谎话。天知道,他有多想把这个美好的人儿锁在怀中,让谁也看不见自体发光的他。他怎么会以为自己满身缺点呢?

总是像个孩子似的要人夸奖肯定,可一旦真的诚挚的赞美他时又一秒害羞到不行,恨不得躲起来。粉丝们总说杰森是个需要夸奖灌溉长大,可是明明他给出去的夸奖更多。他总能发现别人的优点,发掘别人的潜能,并直接的夸赞,给人前进的力量。这大概也是让自己深陷其中的原因之一吧。他有太多太多的好,好到让他不敢靠近,怕控制不了内心名为爱的猛兽,吓到那个人。又有太多的不好,坏到他不想放手,任由那人和别人亲近,和别人的互动。他会吃醋。

粉丝们都叫自己爱搞事情的读书人,推拉手段极高。但其实,不是自己想要推拉,实在是那人有着让人为之疯狂的魅力,却美好到无人能配得上他,能将他彻底占为己有。只有保持着,这不近不远的距离,欲擒故纵的暧昧着,以祈求在他心底里留下不轻不重的痕迹。

我对他的爱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我能放下偏执,放下天地,却,放不下你。


七嘉

崔荣宰投入的打着游戏。已是深夜,客厅里只剩下他敲打键盘的声音和coco时不时响起的呼噜声。还好有coco和游戏陪我,荣宰摸了摸睡的正香的小狗,一时分神,game  cover了。荣宰气呼呼的一把扯下耳机扔在了沙发上,抱起coco瘫倒在地板上。已经凌晨两点了,杰森哥快到家了吧,荣宰无聊的等着晚归的成员。

粉丝们总说我和杰森哥是哈哈哈与啪啪啪组合,在一起除了笑就是打闹。还说杰森哥的胸肌都是被我打肿了才变大的。我也很委屈啊!谁让那哥有事没事总逗我,害得我一笑就停不下来,只能通过拍打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一点儿哥哥的样子都没有,每天就和我们弟弟line混在一起,还总diss我们!荣宰有些气愤的胡思乱想着,却忘记收起上扬的嘴角。

最近杰森哥的行程越接越多,好多都是中国的节目,录完了又连夜赶回韩国参加别的日程活动,经常几天不见人影。虽然知道哥是为了组合的未来和发展,但到底心疼哥哥的身体,也怕他孤单。所以每次杰森哥晚归时,荣宰总是装作打游戏,在客厅等着他。看看他是否健康,累不累,说两句话,倒一杯水。能做的不多,但还是让那哥感动不已。总是半玩笑半真心的说“wuil荣宰长大了,知道心疼哥哥了。虽然是在打游戏,但我回来看见有光就不那么害怕了。”

是的,那哥和自己一样胆小,特别害怕一个人呆着,说是会想很多事情。总是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很满,让自己无暇考虑其他。其实那哥心里很没有安全感吧,虽然每天元气满满,挂着小括号笑容,但是很累吧。如果自己的陪伴能带给他一点安慰,那么不管多久我都要等下去。而且这也是自己的私心啊。我不像斑斑从小跟在他身边,感情自然不能比,也不像有谦米能顶着小奶音撒娇要抱抱。弟弟line里我常常是被忽略的一个,其实我也想要你抱,想要你的亲昵啊!于是,我逮到机会就要在你身上留下我的印记,哪怕是记住我专属的拍打。能这样在深夜与你独处,你还会关心我,让我不要玩那么晚早点睡,这简直给我一种独占你的错觉。好像全世界只有你我,而你的目光也只能停留在我身上。这是我偷来的幸福啊。

犹记得刚出道时,我除了唱歌什么也不懂。又因为练习时间短,也没什么朋友。是你最先接纳了我,带我认识新的朋友,在各种节目里不停cue我好让观众记住我。你总是假装不经意,却总能恰到好处的给我帮助。我都记得,也是因为这样,我才发现我喜欢的人是你。然而这感感情却不能让人发现,我小心翼翼的守护着,掩饰着。我不知道我的爱还能埋藏多久,但我想要一直陪着你。哪怕是深夜里的一句问候都足以让我慰藉,让我拥有幸福的回忆。

我有相思不可说,留予寂寞唱情歌。我的爱在深夜,越发浓郁。